數字報
11月7日香港見聞錄丨大學,別讓200人毀了3000人的畢業禮
分享到

微信

微博

0
分享到-微信
X

今天我要講一個long long story(長故事),要從13年前講起。

那是2006年,高考出結果后,曾爆出一宗“大新聞”:香港高校開出50萬獎學金“搶”內地高考狀元,多位狀元放棄“清北”這類的頂級名校,直奔香江而去。

想來那時也是年少輕狂,我一口氣約訪香港8家高校,頗有點遍尋名師的味道,就想看看香港的大學到底好在哪兒。

歷時已久,很多事已記不真切,但有一個細節一直深深印在腦海:在面朝大海、汗牛充棟的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當看到滿滿兩大架頂天立地的書籍對峙而立時,我似有所悟——這是關于某些富有爭議的工程的專業中英文書籍,居然按贊成與反派的對立觀點來做書籍分類,開放給師生與公眾,即使游客都可以借閱。

面山背海的香港科技大學

開放活躍,兼容并包。

我嘆服!心想:這才是高校應有的樣子,這才能培養出有思辨能力的學子。加上之前向校方提出訪問需求時,幾乎每所學校都回應爽快、安排合理,顯示出現代化高校管理的效率與專業。頓時,對香港高校好感“爆棚”。

一晃13年過去了,香港高校學術水平是否有提升,我沒有發言權。但說到聯系校方再度拜訪的經歷,卻感覺這次遇到的不是一群教職工而是一群“官僚”。當然,也許每所學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不便對我講。

也正源于此,我相當不忍用這樣的詞匯來“扣帽子”,也相當明白事易時移,如今香港形勢復雜,不少關心香港的人焦頭爛額,或者無暇或者根本就不想應付我這種來“添亂”的。可是這背后,非對比,不知高校管理水平、輿情應對、危機處理水平,簡直江河日下。

見微知著。以我之遭遇反觀香港高校今日之囧態,覺得也是必然。

活躍是夠活躍了,活躍到全港超過600名高校學生因參與暴力社會活動而被捕;開放也是夠開放了,開放到畢業典禮如“無掩雞籠”,想破壞就破壞,想沖擊就沖擊;兼容并包嗎?我看大學是容下了這群戴著口罩、不知是不是真學生的人,這些人對持異見者黨同伐異,完全不容——圍堵老師、逼跪校長、毆打學生、涂污校園……

  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博士對我說:這簡直是香港之恥!

還有家長憤而發帖,表示和女兒一起拒絕出席畢業禮。

我想說的是:香港有些高校的管理者懵了,但我們旁觀者不能被帶歪。

請讓我告訴您一個數字:昨天,在香港中文大學畢業禮游行的人數,據報道是近200人,而該校應屆畢業生有3000多人!十五分之一不到的人,居然能夠“綁架”全部人,毀掉了所有人十幾年寒窗苦讀期盼的畢業禮。

請讓我告訴您一個事實:不同的學校,不同的校長,不同的處理方式,能得到不同的結果:

10月27日,是香港理工大學的博士畢業典禮。校長滕錦光就拒絕與戴著口罩上臺畢業生握手,并示意該畢業生下臺。畢業典禮之后得以順利繼續進行。在當下的環境,這樣做,也許已實屬不易。

而2017年,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校長陳卓禧就成功地處理過類似事件——當即把抗議學生請出禮堂,讓其他學生繼續他們的畢業禮。事后,陳校長主動找到幾個抗議的學生,說出了這樣一番擲地有聲的話:

  由我們學校成立第一日開始,我們就掛五星旗,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我們因為這件事,受盡殖民政府打壓、資助被取消、校址被收回,也從未放棄愛國立場。你們如果連這件事都不知道,那就是你們選錯學校!

這個兩年前的視頻,我也就看過一百多遍吧!有興趣的人可以再欣賞一下校長是怎么和這些不懂歷史的學生們正面“剛”的:

說這些,是想讓諸君知道,香港的大學如今雖然分化了,依然有它的水準,它的靈魂,它的堅持。鬧事的絕對是一小撮,但如果遇上管理者缺乏立場、軟弱無能、沒有承擔,則這一屆的畢業生太“南”了。

目前,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浸會大學都發出聲明,表示大學畢業典禮是莊嚴和值得紀念的場合,同學務必要尊重。但是,他們會不會重演港中大讓少數人“綁架”多數人的鬧劇,我們還要再看看。

擁有3萬多位教職工會員的香港教聯會,對此事也態度鮮明。會長黃均瑜對我說:大學生是成年人,想做什么,確實有他的自由,但是校長應有這樣的意識:只要你一天沒出我的校門,就要接受校方的管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不能誰惡誰有理!

我們為這樣的說法,手動點贊!

畢業禮前一天,我來到美麗如畫的香港中文大學,看到不少畢業生穿著學士、碩士袍在合影留念。

在獅子亭邊,一位來自山東的哲學碩士畢業生告訴我:原本有想過繼續讀博士,或者在香港找工作,如今這個情形,恐怕只能先回內地再作打算了。

13年前,同樣在香港中文大學,同樣在獅子亭邊,一個內地高考“狀元”說,她拿學英文的勁頭在學粵語,因為太喜歡香港了。我還能依稀想起她眼里閃著的光,不知如今她身在何方。

  那時的香港,那樣的高校,消逝在那一去不復返的時光里了。

但我相信,這只是短暫的消逝。

那樣的香港,那樣的高校,將依然是本該就有的那樣。

香港教育病了,大學畢業禮成暴徒學生搗亂舞臺

中文大學昨日(7日)舉行本年度畢業禮,大批畢業生身穿黑衣、戴「V煞」面具,雙手舉著政治標語,奏唱國歌時背向禮臺,會場四周「塗鴉」滿地,形成了一個中大建校以來最瘋狂、也最醜陋的慶典場面。

畢業禮是屬於中大的,更是屬於全體畢業生的,身為畢業生一分子,不以四年寒窗有成為榮、不以「博文約禮」為訓、更不以父母師長期許為念,有學士袍不穿、四方帽不戴,打扮成「人不人、鬼不鬼」,把本屬莊嚴、榮耀的畢業禮變成暴力街場。他們不知感恩、不思回報、不懂尊重,一手破壞自己的畢業禮,除了狂妄無知,只能以「可憐」二字來形容。

然而,畢業禮上,可憐的除了這些「暴力畢業生」以外,在禮臺上穿戴一身光鮮校長袍服的段崇智,神色尷尷尬尬、講話結結巴巴,一臉無奈,堪稱「自食其果」。

人們記憶猶新,被部分學生圍堵和所謂對話之後,段崇智發表了一紙譴責警方暴力的「聲明」,被部分學生捧為「段爸」。

然而,「好景」不常,儘管段校長不惜不問是非對錯、偏私護短,以為可以「買怕」學生,「『好官』我自為之」,中大校園已經止暴制亂、水不揚波了,誰知昨日的「暴力畢業禮」竟上演了更醜惡的一幕,被包庇縱容的學生不僅沒有反思或收斂,反而以校方的軟弱為可欺,變本加厲、大鬧會場,畢業禮被迫腰斬, 「段爸」又變成了暴力學生口中的「段狗」,真是情可以堪、何地自容?

大學是授業解惑、傳播知識之所,更是培養年輕人責任感、是非心的重鎮,當年水木清華、紅樓北大,不是以什麼外國發明獎項稱雄,而是因為幾位風骨錚錚的校長而享譽學林。

身為大學校長,在大是大非面前其身不正,不敢堅持守法和正道,確實是不配當「爸」而只能被稱之為其他東西的了。

  (作者:關昭)

  暴徒學生搗亂 中大畢業禮腰斬

  戴面具舉標語叫口號 「段爸」狼狽被圍

大學畢業禮繼續成為暴徒學生搗亂的舞臺,「段爸」都冇面畀!中文大學昨早(7日)舉行畢業禮,場內出現不少蒙面學生,當嘉賓進場時,有畢業生高舉不同亂港標語,在奏國歌期間,大批畢業生更背向臺,大聲高叫亂港口號。儘管校長段崇智臨場更改演辭,勸說學生要學懂尊重,並對學生塗污校園等不尊重的行為表示遺憾,暴徒學生仍繼續抗議行動,校方最終因典禮進行期間受騷擾等因素,決定腰斬畢業禮。

校長段崇智及嘉賓進場時,有中大畢業生高舉標語搗亂

昨晨9時許,百餘名中大畢業生由港鐵大學站遊行到大學本部的畢業禮會場,學生身穿畢業袍、戴上口罩及白絲帶,有些更帶上V煞面具及頭盔等裝備,遊行期間高舉政治文宣標語,又高叫示威口號,其後在百萬大道烽火臺聚集,叫囂至畢業禮開始時,部分畢業生繼續戴上口罩、V煞面具及頭盔等「裝備」進入典禮場地。

中大畢業生帶上V煞面具搞事

  段崇智對暴行表遺憾

畢業禮也因應現場實情延遲了約15分鐘才開始,校董會主席梁乃鵬並無現身。在奏唱國歌期間,搞事學生不但背向主禮臺,更高舉示威標語、高叫亂港口號污衊儀式。惟到校長段崇智致辭時,搞事學生卻拍手叫好。

奏國歌期間,有中大畢業生背向臺,高舉亂港標語及高叫口號

眼見畢業典禮被搗亂,段崇智致辭時表示,他決定臨場放棄原本準備好的演講辭,想跟學生談「心底話」。他說,畢業禮本應是愉快場合,但留意到大學校園設施被塗污損毀,他對此類不尊重及惡意行為感到遺憾。段崇智特別有三點和畢業生分享。第一,社區是由人組成,不同人持有不同價值觀,只有學懂互相尊重才能使社區進步。第二,人生是不斷成長,不要被一時失敗所擊倒,亦不要因一時成功而自滿。第三,他認為快樂是成功的條件。他說,如果你做的事情令自己快樂,你就會成功。

  取消頒獎及分享環節

當完成頒授畢業生學位儀式後,校方突然表示因應特別情況提早結束畢業禮,原定頒發的教學及研究獎項,及畢業生錄像分享環節均告取消。搞事學生在嘉賓及畢業生逐一離場時,又繼續舉起標語及大叫口號,段崇智在保安護送下離開。

搞事學生在嘉賓及畢業生逐一離場時,又繼續舉起標語及大叫口號

中大發言人解釋,由於昨天校園出現特殊情況,有不同意見人士在表達意見時發生口角,校園被大量塗鴉,以及典禮進行期間受騷擾,因此大學在頒發所有學位後,決定即時中止典禮。

  科大口罩生騎劫畢業禮

大學畢業典禮再被畢業生騎劫,成為政治表達場所。科技大學昨舉行第二十七屆畢業典禮,其間有畢業生戴黑色口罩上臺,高叫亂港口號及舉起手勢,約30名黑衣蒙面人士更一度衝上臺,高舉黑旗和亂港標語,擾攘約五分鐘後被在場職員驅趕下場。科大表示,對昨日畢業禮上出現的滋擾行為感到失望,並予以譴責。

科大畢業生戴黑色口罩上臺,高叫亂港口號及舉起手勢搗亂

  衝上臺叫亂港口號

日前有人發起科大「和你grad」集會,昨日畢業典禮期間,一批黑衣蒙面人士聚集在賽馬會大堂場外,舉起他們的文宣標語。畢業生準備入場時,約30名黑衣蒙面人闖入場內,上臺高叫亂港口號及舉起標語,使典禮延遲約五分鐘;而在播放國歌期間,則有人在場外高唱「獨歌」,又有黑衣人衝上臺並高叫口號。

科大畢業典禮期間,一批黑衣蒙面人士聚集在賽馬會大堂場外舉文宣標語

校長史維發言時特別提及早前因墮樓受傷的周同學,表示會與他及其家人同行;他又呼籲學生在畢業典禮期間必須相互尊重。唯有人在史維發言時繼續叫口號;觀禮教授在上臺時,亦遭到鐳射光照射。

早場史維負責「撲頭」頒授學位儀式,有畢業生戴口罩上臺,沒有向史維鞠躬;亦有學生舉起政治手勢。下午場「撲頭」禮則由校董會副主席查逸超主持。學生會日前呼籲應屆畢業生拒絕向校董會主席廖長城鞠躬,以示不滿;據悉,廖長城昨日並無出席畢業禮。畢業典禮結束後,有黑衣人士在賽馬會大堂外牆用黑色噴漆噴上標語,並貼上文宣海報。

科大發言人表示,對昨天畢業禮上出現的滋擾行為感到失望,並予以譴責。科大指,畢業典禮是一個莊嚴而隆重的場合,對畢業生及其參與的家人和朋友而言,皆是一個歡欣及值得紀念的時刻,不應受到干擾。

西江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西江日報”、“肇慶都市報道”、“西江網”的所有文字、圖片、視頻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版權均屬西江網所有。凡是未經西江網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鏈接、轉貼、編輯或其它方式發布。已經被本網授權的,使用時注明“來源:西江網”,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
本網未注明“來源:西江網”的作品信息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認同其觀點或真實性,如其它媒體、網站或個人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行負法律責任。擅自使用西江網名義轉載或盜用西江網名義發布信息,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3、
如本網轉載內容涉及版權、名譽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
聯系人:羅小姐、涂先生(電話:0758—2722284)
詳細請瀏覽:http://www.cikzni.live/about/copyright.shtml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事業單位

本網站由肇慶市西江報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西江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者建立鏡像 Powered by CmsTop

无锡福彩彩民app二维码 安徽快三走势图牛 欧泊彩票平台 南京进园子200群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2018 分分彩任二挂机玩法 ag正规还是bbin正规 单机麻将全集 襄阳麻将卡五星规则 大乐透计划软件 安卓版 广东体彩快乐十分开奖查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广西快3预测号码软件 政府工程能赚钱吗 襄阳买商铺赚钱吗 七星彩18059期